夜半。窗外,秋风在扫落叶。
听不厌呢。小时候喜欢欧阳修的《秋声赋》,澎湃中的苍凉,宛若淌入耳中水声潺潺,悲焉喜焉?
有人悲秋,有人却为秋光激励。其实又何必断定自己的心情?秋不过是一段季节,一种意象,一壶淡酒,一根在指头绕了又绕的心绪,豁达些,抑或愁闷些,随它去吧。
每日,记下心头流过的意象:
深夜里,在万顷松涛顶上浩荡的长风;
转为深绿的草尖上飞速掠过的光影;
去香山采红叶,装进信封,对方却没有收到;
总是在这时候掉头发,就像落叶;
和冰淇淋站在掉光了的树下;……
还有毛爷爷的那些诗句,回想起来,他老人家真是喜欢秋天呀:
“天高云淡,望断南飞雁”;
“胜似春光,寥廓江天万里霜”;
“独立寒秋,湘江北去,橘子洲头”;
“正西风落叶下长安,飞鸣镝”;
“西风烈,长空雁叫霜晨月”;
“萧瑟秋风今又是,换了人间”;……
普希金也喜欢秋天,那些鲍罗金诺的杰作,高产的季节呀。
而我能给秋天什么礼物呢?两年前,写得最好的那首情诗:

十月的最后一天,天空比你
  更贴近我的心
鼻翼间有干燥的思念

十月的最后一天,望着
  夕阳打亮的小屋
我想象
  走在地中海的某个城市
柠檬和橄榄的微笑
  静静被车轮辗入尘土

而你在路边,雪白的衬衫
握着枯谢的花束

愿意凝睇,愿意走近,
  请用秋的每一句蜜语
    回应我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