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中秋,很好的月色。
初中的时候,站在阳台上,把手中的月饼切成六十一块,替相伴六年的每一人尝一块。此后的中秋,似乎大多是阴霾,偶有雪亮的云浪涌过月面,却比万里晴空更叫人心驰神荡。
今年中秋,心情却格外微妙。
前两天又梦见了Franz. 还有Betty, Kate, 一起开车,似乎是去江边。窗外是台风将至的天气,灰色的积云旋舞着,江面犹如沸腾。车沿着江岸行驶,公路上罕有人迹。过了一个路口,我对他说,让我开开吧。他微笑,拉开车门下去,让我从里面移到驾驶座上。这辆车开起来像坦克,舷窗很小,后视镜犹如潜望镜深深的镜筒。车外是激荡的灰,车内是宁静的灰,我们是汪洋中的一叶方舟。他的微笑那么温暖。
无法回头,只有不断前行。
还是十年前的他,定格于那个时空中,不再游移。那里也许真的还有一个我,不再窃喜于隐瞒心声,从那个平行世界中,抹去“遗憾”两字。
祝福那个世界里的我们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