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夏,居然没有往年的心绪。真的离现实越来越近了呢。
听窗外的蝉声,看看书,看看电视。以往那抹随雨季和燥热来临的浅浅忧伤再未眷顾。
从四月起就没梦见Franz了,担忧着,莫非真的把过去忘怀了么。前几天终于做了梦,却是郁闷——说了莫名其妙的话,伤了他,夕阳下的离去,抽屉里寂寞的橡皮。像紧攥手心里无可挽回的滑脱。
为什么。
昨天凌晨开始下雨。一个人呆在夜半的实验室里,怔怔望着雨摔到窗上,呆住,无奈地回望我。黎明的时候,灰黯的天际。蓦然想起许多意象。
小时候无数的,每次台风前后的天空。一个人趴在阳台上看好几个钟头。不知看什么。其实灰色很复杂,深深浅浅浓浓淡淡远远近近,无定形的,变幻莫测的,我仿佛神祇在千年的河流岸上静看历史流淌。没有具体的心绪,只是有一点忧伤,一点点,像这灰色一样浅。
一天都在落雨,晚上终于停了。车轮碾过落叶,湿漉漉的低语,像刚逝去的魂灵在天堂重逢。秋来了啊。
晚上在著名的桃子路瞎开心。某个小姑娘给我们带来了惊奇,同时也感叹生活的不可预知。
还是没心没肺地玩wii,东倒西歪地笑,还是想装潇洒,想耍酷,想做出不经意的样子,总是在现实中表演么?要证明什么呢?向谁证明呢?
十年前想给证明的人,已经不在了啊。
所以,是不是在寻找替代品呢?本来就知道没有意义,可是,的确是需要一个观众吧?终归是个蹩脚的演员,只是期待着目光,期待着赞许,二十年来,玩着臆想的游戏。
夜深了,雨后的大气很清朗。从未在Newark见过这么灿烂的星空。
落叶的声音清脆了些,簌簌地吟着一首曲子。车轮转过多少岁月,都像落叶一样,在离开的秋里轻唱。
生活,总是不断地离开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