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验室,CD机总在反复放一张碟。就这样,哪儿都逃不开单调的音符和乏味的Rap,厌烦声嘶力竭的吼叫,又无可奈何。
幸好还有一首歌,足以让人回忆起夏末的那些忧伤。
Only Love. 今天才知道名字,百转的柔肠却是许多年前就不经意地铭心了。清晨雨无声地落下,你的告别像一阵微风,枕畔只残留泪痕,指间似乎还有发丝的温柔,半明半昧的空间里,光与影勾勒残破的记忆,握不住,改变不了。
最喜欢的歌,往往是忧伤。自己总是个郁闷的人呢。现实在飞驰,我在不断地逃离。藏在忧伤的旋律里。
 
还是喜欢上了Сергей Лазарев. 初听他的《Зачем придумали любовь》,残忍的美丽和绝望。然后看他一次次耍帅的表演,却真的被干净宽广的声音震了。
那张面庞,真的像花岗岩一样呢。
Сергей Лазарев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