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,房东老太太带新舍友Катя去买菜,我也沾光。
偌大的Pathmark,转啊转。老太太讲着有点无聊的笑话,Катя有点迷糊地左挑右选。恍惚中回到两年前,两个学姐第一次带我来买东西,傻乎乎的就像进了五角大楼。
时光,抓不住。
出门已是夜幕沉落。抬头看到,寥落的停车场尽头,残破的月亮被随意地涂抹在天际,竟是锈红的颜色。
仿佛,末世的光景。
很想念晨,想念那些被挥霍掉的日子里,毫无心计的一颦一笑。
希望能和Катя成为好姐妹。没有友谊来温暖,三伏天也是严寒。羡慕男人们的那种友谊,但这辈子是不可能了。女伴是值得珍惜的。
倒一杯rootbeer,享受特有的清凉油味。初品怪异,不习惯,一而再再而三,不知不觉就沉浸其中。想想和晨的友谊,或许就是如此。
想起那个梦,黑色细框窗,窗外是无尽的麦田。夕阳西下,也是末世的阳光,一片金黄。窗框的影子投进斗室,晨背着光站在那里,微卷的发梢镀上了金色。我望着她,目光沉静如海。当世上只剩我们两人,我知道友谊还会继续。
而锈色的月亮,光芒永不湮退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