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夜雨的清凉,还留在颊上。像一个吻,挥之不散。
风从一棵树走到另一棵树,恶作剧地摇下所有水珠。
小桥头,那只松鼠捧着啃了一半的坚果,揣摸我的下一步。
桥下流水潺潺。新近的落叶打着旋儿,盈盈飘去了。
是什么,正在丢失?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