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雷车在深夜,碾过枕畔。喜欢白炽的电光把百叶窗照亮。
夜揭开犹疑的面纱,苍白的脸庞上睁着深深的绝望的眼睛。
雨打湿了她的黑裙。她握着今日的消息,伫立在黑暗里。
她没有说,要到哪里去。
她的声音属于漆黑树顶喝醉的风。
雨水冲刷那枚同是黑色的戒指,淌过裸露的手背。
她并未要求什么。亦不曾期待什么。
夜雨的信使,站在我窗前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