喷头的水洒在菜叶上,豆大的雨点砸在手臂上。还是坚持浇完,谁知道一停下来雨会不会也停了呢,Morphine同学?扔了水管冲回farmhouse的屋檐下,雨已经铺天盖地了。浩荡的风吹送,雨脚悠悠飘进走廊。好久没有这么畅快。上次,或许还是两年前吧?
正头顶的乌云,无底的布袋,雪亮的银子哗哗地撒。雨肆无忌惮地冲刷一切声色。阴晦笼罩着草地和房舍。然而老榆树的枝桠间,夕阳竟自云中绽出,——宛若巨浪荡涤下一颗熔融的金珠,光芒穿透整个黄昏。
休矣!美矣!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