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度很鄙视看比赛只看帅哥的人们,当某人两眼红心地说:看小树苗哪……本想谈谈战局,顿时思维短路,只有满头黑线。
很不幸,看毕Российская和Nederland的比赛后,只看脚法不看帅哥的信心沦陷了。怎么能抵挡呢,当Павлюченко以芭蕾演员一般的姿态将球抽入大门?
和捧着脸直盯偶像的家伙们不同,每当看到帅气的表演,就飘飘然地觉得自己也很帅,于是在夏日的晚风中解开头发,放开车把,从桥上冲下——也过过张开双臂飞翔的瘾。年纪一把了,还是喜欢耍酷,心理年龄还停留在十年前。
羡慕破门后被队友层层压在身下的Торбинский,那些热烈的拥抱和吻,羡慕男人间的这种友谊——比爱情还令我感动和向往。
舍友说,她认识的一个professor的丈夫在blog上说:“我是隐藏在男人躯壳里的lesbian." 突然心下揣摩,难道我是隐藏在女人躯壳里的gay么?汗……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