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走了,没有人将她留下。
杜鹃谢了,玉兰又开满了花。
 
天际匆匆的行云,你们奔向何方?
林间挺拔的白桦呵,你们朝着哪儿生长?
 
倏忽而至的急雨,撞死在玻璃窗上。
阴霾过后,灵魂向着夕阳飞翔。
 
我伸出手,妄图将五月挽留——
清风嘲弄地走过,留下空空的衣袖。
 
五月走了,没人能将她留下。
让明月来祭奠,永恒逝去的韶华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