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搭没一搭地作这种梦有好几年了吧,还是该记下来,以后伤了痴了就翻出来看着,就像看到昔日的焰火。
这次是八中,考完试,和Betty还有Franz请了假,一起去旅行。
天色阴晦,一如这几天的Newark。我们在浓云的天幕下离开教学楼,走下前门的高坡。Betty在前面,我们在后面,静静的,不知向什么地方走去。
Franz说,在这儿坐一会儿吧。
我们坐在半坡的一块大石头上,轻轻地随口聊着。
云压得很低。老樟树在头顶哗哗地响,初夏的风吹在脸上,凉凉的。
他的手也是凉凉的。
醒来后,窗外下着雨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