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月2号早过了,春天也过了大半,为什么却想起土拨鼠来呢。深夜里,坐在Philadelphia的30th Street车站,诺大的候车厅冷冷清清,时刻表翻动的声音回响在每一个角落。黄的壁灯,白的吊灯照耀着,大理石地面泛着寂寞的光。
人生就是旅行。
小时候喜欢贝多芬的那首歌。凄清的春天,流浪者的季节。
我曾走过许多地方
把土拨鼠带在身旁
为了生活我到处流浪
带土拨鼠在身旁
啊土拨鼠啊土拨鼠
啊土拨鼠陪在我身旁
啊土拨鼠啊土拨鼠
这土拨鼠陪在我身旁
夜里常常梦见无边的草地。阴霾的天幕下,萋萋芳草在泠泠的空气里沉默不语。时间停顿了,空间无尽蔓延。我处于草海中央,不知去往何方。一种迷失的感觉——没有悲伤,只有淡淡的困惑。
一直喜欢姜育恒的歌,倦了累了但仍要前行的旅人,磁性沧桑的歌声。“不要埋怨,无辜的流浪。”行走,享受这份孤寂。
或许也会想起土拨鼠吧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