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的雨珠落在窗上,渐渐地干了。阳光把大朵的积雨云推到一边,风鼓起腮帮子,吹散了花朵的眼神。
换上蓝色调的春装,行走在花雨中。阳光水一般清澈,水体中无数花瓣沉沉浮浮。是在行走,还是畅游?
人生最美妙的情景,莫过于在繁花的树下,碧嫩的草毯上,或坐或躺,伸开两臂,任花瓣掩埋自己;到明春,许也化作一株青春的树,向风和阳光恣意洒落诗句一般的嫣红。
能得此景,夫欲何求呢?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