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见,是否就是想念?
不知不觉中分别已五年,音信全无的你,真的还在我心里占着一个柔软的角落?
一直以为高中的我只是给他人撑开荫庇,为了避免初中心潮的泛滥,心甘情愿地当任大妈的角色。那时的你我,算是交情不错,平日的玩笑,课上相互打趣的字条,甚至偶尔会打的长长的电话,对我而言似乎不过是极好的老友之情。然而为什么每次扶着话筒,总不愿意放下;去你家逛后,还是频频回首;看似无心的话语里,总想隐喻着什么,享受着处在暧昧边缘的感觉。高中三年,一直暗示自己大家都是哥儿们,我应当做所有男同胞们的大姐。直到如今,还在梦里时时遇见你的音容,才猛醒:原来今生还有一份挂牵。
嗯,走过的还是忘不掉。忘不掉你向我描述我以笔名所作奇诡之文时的狐疑,忘不掉我在电话里叮嘱你注意身体时的踌躇,忘不掉在雨里接过你的伞(不过是帮好友拿的),用淡淡的,调侃的语气说“怎么使我想起了断桥”后,你哭笑不得地回答:“有的话不能乱说哎……”更忘不掉几次三番往你家跑,在夏日的午后小心避开邻里的眼光,在电脑前扯东扯西地瞎侃;照顾你快养死了的菊花,第一次献血后摁着胶布向你第一个炫耀;在体能抽查过程中抢你的体检表看;看了《Gladiator》后哭得稀里哗啦,然后打电话告诉你;大一时郁闷无限,写信向你倾诉……还有,就是抱膝坐在和缓的夏风里,想着这一幕幕,开开心心地傻笑。——那时的我,真的太简单。
那就承认吧;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泛滥就泛滥吧;至少证明高中的我一样有过坎坷的心路,证明你对我并不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,而是一本永远舍不得丢弃的日记。所以,我要找到你,并不是想继续温暖的情感,而是要重新系上这根与昔日的纽带。
待到我们再相见,希望那是一个夏天,风里吹着冰甜的气息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