暂别半月,樱花已开过。不过六天前,嫣红的笑靥还流动在每个街角,衬着薄云微微柔蓝的天。清明的雨像要哭湿所有人的衣襟,击打着刚萌芽的树枝,浅浅的水洼,打伤了樱花稚嫩的小脸。当雨止住最后一声啜泣,光艳的花瓣已退却到深色的花萼下,像明晓青春不再的姑娘,用素装将忧郁埋藏。随雨水飘散的落英,千万遍的足踏车辗,亦消散成尘。
上周还英气勃勃的一株玉兰,飘飘的白衣已泛黄;新开的几株,丝毫不顾惜同伴的命运,一样地挥霍韶光。连翘仍是嫌开不足,鹅黄的绚烂要持续到五月才收场。蒲公英黄绒绒地笑遍了小镇,风信子刚钻出怯生生的脑袋,望着温柔的天空。
春天,对每朵花只有一次。为什么要后悔选择盛开呢?
窗外的天依旧阴霾,新生的枝条在春风里摇动。风里没有哭泣,只有欢笑。短暂的一生,笑过,盛开过,便能安详地谢去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