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豌豆睡醒了,伸伸懒腰,钻出地面,碰到了一只猪猪。
猪猪说:“哎哟,谁顶了我一下。”
“抱歉,”豌豆说,“我想是发芽的时候了。你能把pp移开一点么?我太小,顶不动你。”
“没问题。”猪猪趴在豌豆旁边,看着她慢慢展开一片片叶子。
“我渴了,你有水么?”豌豆打了个呵欠。
“有,有,”猪猪忙跑去拎水壶。
豌豆在水帘里欢快地舞蹈。她伸出一支修长的卷须,搭到猪猪的晾衣杆上,慢慢地把自己往上绕。到了竿子顶端,她沿着晾衣绳一路爬去,不时抖落身上的水珠。
“我的衣服……”猪猪沮丧地想。这时豌豆又有要求了。
“帮我把身上的小毛贼赶走,我要上屋顶了。”
猪猪绕着豌豆团团转,捉走蚱蜢和毛虫。豌豆伸展开无数分支,翠绿的藤蔓把屋顶盖得严严实实。微风吹来,层层绿浪得意地涌动。
“哇,我有了一屋顶会开合的瓦片。”猪猪想。
豌豆开始荡秋千,数百根小卷须从屋顶垂下,在风里飘呀飘的,晃到树顶上去了。藤蔓紧紧跟上,在屋顶和树之间架起一张柔软的毯子。
天黑了。豌豆又打了个呵欠。
“我困了。你上来一起睡吧。”
猪猪爬出天窗,来到藤床上。藤床在和风里摇呀摇呀。星星的眼睛眨呀眨呀。
“晚安,小豌豆!”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