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称了几百毫克羧苄就全身痒,起大包若干,于是乎暗忖,当年我对青霉素可不过敏呀。google之,未果。
想起咱实验室用的针对某蛋白C terminal的一抗不是很管用,很可能是肽链被修饰了的结果。再想想过敏反应跟Western不是差不多嘛。我没做过羧苄的皮试,或许真的修饰导致了轻微过敏呢?
溶液配好了,冻起来了,大包也消了……微笑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