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开门,雨后的空气湿润清冷。深吸一口气,居然满是薄荷的清香。仿佛这下了一天不紧不慢的不是雨,而是稀释的薄荷脑,夹杂着饱和的水气和残冬的温度,直沁心脾。
前天看了今年Oscar的颁奖典礼,四个小时的节目充斥着主持人的搞笑和不断的广告,还请在岗军人宣读其中一个奖项,令我由衷地想起了春晚。不过真是星光灿烂。还有哪一门艺术能在同一时刻聚集上百位同道中的佼佼者,并数以千计的狂热支持者,还不包括世界各地电波前的无数眼球?尤其令人感慨的是那一幕幕历史上的今天,那些经典的瞬间,那些大师们的风采。斯人已逝,余香悠悠。
终于看到了好久不见的Viggo。一如既往地恬然,眼里闪烁着静默的热诚。获奖的不是他,他安然地鼓掌道贺。没有失落,没有造作。七年前那个果敢的剑客身上的低调,从容,一丝不苟,沉稳而大气,又不乏幽默和偶尔爆发出的激情。总觉得他似乎无意做一名职业演员,无意于褒奖和桂冠,只愿默默做着自己热爱的事——诗歌,音乐,摄影,当然也包括演艺。中年的他散发出的人格魅力,也正如一枚薄荷,经久弥坚,余韵无穷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