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的裙裾曳过,繁花如瀑泻落。
六月的睡眼初睁,望见明丽的蓝天,缎子一般柔和。荚蒾顺下臂膀,雪白单瓣的花朵铺陈在皓腕间。金银藤纠缠着乔木,银白的,灿烂的,馥郁的香气汹涌。荷花玉兰也绽放了,硕大的花苞宛若天使之翼。
傍晚飞驰在公路上,仿佛飞翔在梦的田野上。

雨下了整整一天。清晨雨丝仍在轻扬,空气浸透了泥土和枝叶的苦辛,像噙得饱饱的一滴泪。地面铺满了松树的雄球花,浅褐色,一层吸足了水的毯。所有的枝梢都向你伸来,拦住你的去路。
傍晚,银灰的积云裂帛,晚霞带着垂死的美丽在西天微笑。夜色浓密起来了,远处的街灯幻化为城堡里的灯火,摇曳的树影应和着森林的涛声。

年复一年,初夏总是美丽而忧伤的。当南风吹起,骊歌响起,风中飘扬的白衣,芳草上掠过的红蜻蜓。这是一年前,是五年前,是八年前,是十一年前……那么多告别的日子,全在这个季节凝聚为粼粼的波影。
初夏总是甜美的,像投入深潭的石子撩出的波纹,像伸向朝阳的嫩叶笼罩的光晕,像修长的手指柔和地划过琴弦,像洁净的羽翼轻柔地抚摸蓝天,像撮起唇发出轻软的唿哨,像阖上眼倾听和谐的韵脚。

Advertisements